景界第二十九期(2019.5)News

從歷史視角看文旅融合

文 /魏小安

旅游研究40年,我們所有的旅游專家 都 有這份情結,努力幫助旅游的發 展,努力呼吁,在鼓勁。什么原因?因為旅 游是新興產業,所以我們討論了40年的功 能地位作用等等,這話都說煩了。當時我就 感覺一個問題,旅游專家里邊批判的聲音太 少,這只是因為一個新興產業的問題嗎?恐 怕不是。如果講新興產業,房地產才20年, 旅游都40年了。實際上這里邊從行政的角 度來說,始終有一個誤區,對旅游只能說好, 不能批評。反正我在局里的時候幾次開會都 說這個問題,只要你談旅游有問題,馬上領 導都急,我說不對,我們看看其他部門,比 如房地產業,用自己的產業規模、及存在的 問題來影響地方政府,而我們老是求政策。 這是從行政角度來說,從學術角度來說,也 總是覺得新行業不容易,我們少說點批評的 話,這樣就使旅游學界缺少批判思維,也缺 少批評的聲音。嚴格地說,叫旅游學術界順 著政府說話,沒有給出更加科學的引導。

 

從行政合并而言,文旅融合是一種偶 然,如果去年的時候旅游和交通部合并,我 們今天得討論交旅融合。如果和商務部合 并,我們得考慮討論商旅融合。實際上從邏 輯上來看,尤其從旅游發展的角度來看,最 好的格局是交旅融合。一個交通部,下邊四 個總局,鐵路總局、民航總局、公路總局、 旅游總局,何其雄壯。可是機構變遷有決策 者的認知,也有部門權力的調整。如果是其 他格局,我們是不是要強化其他融合?一年 多以來,文旅融合的題目反復被提及,說的 沒有新意,說的我都不愿說了,但是,還得 說這是一個趨勢。當然,從歷史的視角來說 都是一種必然,一是文化資源的普遍性,二 是早期的重要性,三是融合的普適性。所以 說這是個老現象新認知。我在1987年的時 候寫了三篇文章,一篇文章叫《旅游文化與 文化旅游》,一篇文章叫《旅游文化的特點》, 還有一篇叫《旅游發展中的文化傾斜與文化 障礙》。我那時還是做學問的,因為當時在 社科院,寫這三篇文章,我讀了四十幾本書。 最近又搞一本書,我就翻了翻這三篇文章, 我覺得到今天文章觀點不過時,都可用,所 以我就把這三篇文章又端到這個書里了。但 是在這個問題上,我們沒有必要扯得那么過 分。實際上過分強調文與旅融合影響旅游, 就會使其他資源的利用淡化。因為說到底, 一套文化資源,一套自然資源,再加上各個 方面的設施的利用,如果淡化,對旅游發展 是不利的。

 

所以從歷史的角度看,文旅融合,前期 叫產品融合,這是供給主體。80年代的時 候,國家旅游局投了三個3000萬以上的項 目,那時候3000萬是大錢,第一個北京 的慕田峪長城開發,第二個南京的秦淮河, 第三個西安的第一歷史博物館。那時候國家 旅游局,真是勒著褲腰帶,弄了這么點錢, 都投在文化項目上,為什么?因為外國旅游者對中國最感興趣的是文化資源。所以形成了一系列的中國品牌,以故宮和兵馬俑為代表。也就是說從旅游發展第一天就文旅融合,還用今天來說嗎?今天叫追認。今天說文旅融合,是機構改革,這是一個行政融合,構建一個平臺,經過一年運作,現在已經基本完成了。所以現在,文化旅游部成立,各個省都成立了相關機構,現在各個市正在建,差不多就是這一兩個月,都完成了。形成三種格局,一種是按照中央的模式,文化和旅游局或者文化和旅游廳,第二種就是自己開先例。西藏旅游發展廳,我就問怎么不和文化合并,一是西藏文化太復雜,二是西藏除了旅游還有什么產業,所以必須突出地位。第二個特殊的就是海南, 叫旅游文化廣播體育廳,旅游在前。第三種模式就是后邊加一堆零碎,這是大部門的運作。現在各個地市級基本上差不多這兩個月就完成了。所以行政機構的文旅融合已經完成了。至于說思想上怎么融合,人事上怎么融合,是工作問題。所以機構調整,只是一個政府層面的問題融合。所以提出這么一堆融合,六個融合,然后又說達到真融合深融合。這六個融合有些是政府部門自己的事,理念融合,職能融合,對外融合、港澳臺等工作也基本上是政府層面,但是產業融合、市場融合、服務融合,這個不是政府能說了算的事。為什么提真融合深融合, 就表明在現實中普遍存在著假融合淺融合。我讀文件的方式從來都是反讀,只要強調的一定是現在不足的,一定是存在問題的。多數是機關工作的要求,產業和市場融合,不是工作要求能達到,這是有市場規律的,違背規律,再怎么強調也不行。

 

新融合不同,我認為從2019 年開始進入新融合,這是體驗融合,全面融合,最終是生活融合、幸福融合,貫穿始終是發展融合。我最近有一段話在網上傳的厲害,大家沒太聽明白,我今天解釋一下。因為我這一年有一個工作感受,接觸文化專家多了,和文化專家的共同點多了。原來我參加文化部門的會議,每次我都是少數派,甚至是非常孤立,舌戰群儒,每次都如此。有一次很厲害,200 多人的會,叫文化遺產的保護與利用。我提要求發言半小時,你們200 多個人一頭,我一個人一頭,不給我點時間說話, 能行嗎?結果那一天我發言之后舉手如林, 都在批評我。我就說一句話,你們知道鹽拿到哪咸醋打哪酸嗎?你們知道老百姓要吃飯嗎?這就是當年毛主席批評王明這些人,崽賣爺田心不痛,不知道人要吃飯,實際上就是這個格局。可是這一年多以來,我感覺大變,因為文化旅游合并,文化專家想旅游的事,實際上想旅游的事就是想產業的事,是要想市場的事,我就發現共同語言非常多。我今年又參加了中國文化遺產大會,大會上我說了一番話,后來專家們公認,魏老師說最好,最接地氣。之所以他們能認同,我就是說文化部門的這些人,包括這些專家們, 只要他們認識到市場,這張紙捅破了,他們的注釋完全不同。最典型的就是單院長,到現在也不認同,說故宮從來沒有旅游者這一說,從來就是參觀者。所以幾十年的故宮就是參觀者,1500 萬,那是個說法問題。但是只要他們認識轉化,從文化到旅游就是一張紙。而我們旅游到文化,一座山,缺乏學問。所以在新融合的格局之下,旅游要翻山, 這是個歷史性的任務。不光是翻文化這座山, 比如說談自然資源,馬上就涉及到地質植物地貌,氣候環境生態一系列的山。我們不翻這種山,人家就一句話,旅游沒學問。旅游是不是科學,首先要追求學,才能達到科學。“旅游+”,加任何一個領域都要翻山,否則旅游就淺薄。旅游就不成學。而現在就這個問題,如果過分強調文旅融合,其他領域怎么辦?沒用了。旅游就是一個根本性的特點, 綜合性。這種綜合性抓住了好多事情,就涉及到全面融合的問題。這是我的基本看法。

 

所以,40 年中國旅游發展過程始終是文化和旅游相伴相成的過程,即使是自然景區也在努力突出文化特色。1986 年就討論這個問題,旅游是文化還是經濟?當時于光遠先生說了一句話,旅游是文化性很強的經濟事業,也是經濟性很強的文化事業。后來我請教孫尚清先生,怎么看?光遠車轱轆話,可以來回說,他就說我要區分階段看。這是1986 年,他說30 年之內旅游恐怕是經濟—文化產業。30 年之后可能是文化— 經濟事業。現在33 年了,我還是認同孫先生的結論。所以這就涉及到產業化事業化的問題。文化產業化大勢所趨。所以文旅融合不是我們老說旅游怎么融文,也有文化融旅的問題。我們這種說法又是一個弱勢學科的弱勢說法。一方面,旅游是文化市場化的基礎,文化旅游成為文化產業,旅游文化創造旅游新格局。所以這就有文化產業化, 文化怎么主動來靠旅游的問題。另一方面就是旅游事業化水到渠成。剛才說的孫先生的看法,現在時機到了。所以我們講旅游要講什么?民生事業,社會事業。要突出公共性,就需要加強公共基礎設施建設。可是在旅游事業化方面,我的觀點很多人不贊同, 說現在還不是時候,我說正是時候。我們把旅游當成一種國民福利來看待,那就需要政策,為什么強調,因為旅游是事業了,不光是強調產業的一面,比如很多公共基礎設施建設,就得政府掏錢。可是我們過于強調產業,政府就說自己養自己。歷史上有過這種事情,一開始強調旅游掙錢,所以中央就定了一個以旅游養旅游。后來發現我們的認識太差了,旅游那么大把投資需要,靠自己是養不起的。所以那時候又反過來說,然后又強化產業。今天旅游的產業仍然需要強化, 但是要重新提出旅游事業化,現在水到渠成。所以我們梳理一下,就是這么一個過程。這個過程中,文化產業化和旅游事業化,經濟產業與社會事業,這是新時代新定位新要求,也是文旅融合的新任務。所以,我覺得要兩頭靠。文化要多講產業化,旅游要開始強調事業化。尤其是旅游專家圍繞旅游事業化,可以做一篇新文章和大文章。旅游促進文化產業化,文化轉換旅游事業化,這是我們講融合的深層次關系。這就是文旅新融合,文化與市場的旅游,美好的追求與事業的旅游。因為現在強調文旅融合,文化專家覺得很牛了,上來就是無價之寶,我就不贊成這個觀點。只要是寶就得有價,否則就不叫寶。因為寶這個詞,本身就蘊含著價,動不動就無價之寶,做旅游沒的做,什么東西都是無價之寶,哪一樣東西不是無價之寶, 地上一個磚頭都是無價之寶。要這么泛文化泛價值泛寶,這么說下來,旅游就別做。所以我就說文化側重市場化,適應需求,提升品位。旅游要避免低俗化,研究挖掘深化與銜接。現在不光是旅游提速,城市建設普遍提速,什么文化特色小鎮,普遍提速, 但是普遍同質化。這些都是民脂民膏,北京也揮霍了不少。但是專家沒轍,也就說一說而已。所以我每次參加特色小鎮的論壇,都是批評,而且可以理直氣壯地批評。但是反過來講,對旅游我始終沒有理直氣壯地批評過,我說過一些不同意見,但是這種理直氣壯的批評沒有。為什么?一說就是我們這份情結,我覺得這恐怕是旅游學科發展的一種誤導,也是我們的一個誤區。科學求真,所以現在確實是問題,這樣的話就需要研究一些新的事情。雒部長提的四句話我很贊成, 但是我理解,宜融則融主要是在項目,任何項目都有文化性,但是不必牽強,有主有輔。珠穆朗瑪峰我們也得宜融則融,融什么?那就是世界高峰。當然要勉強扯的話可以扯一堆,這有意義嗎?能融盡融主要是在行業, 包括事業和產業。所以我文化強調產業化, 旅游開始重新強調事業化。以文促旅,不僅是資源性的促進,更是主導性的促進。以旅彰文是功能性的體現。因為在當代的信息環境和市場條件下,旅游容易形成更大的關注度,也能彰顯文化價值,從而達到更深層次的融合。

 

我的基本看法就是這些看法,好像不必說的那么神乎其神。不就文旅融合嗎?男歡女愛,到火候,咱們結婚吧,而這次是拉郎配,誰都不知道,沒征求任何意見,大家都覺得很突然。但是既然結了婚了,就好好過日子,把日子過好,你做你的貢獻,我做我的貢獻,建設一個幸福家庭,形成一種和諧生活,不好嗎?




香蕉破解版破解apk苹果版_香蕉破解版下载地址_香蕉破解版隐藏入口_香蕉破解版软件安装下载